迷失蔚蓝 第92佐山爱合作作品、屠杀

    “可恶,是你们几个搞的鬼?”丁修朝那几人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。”陈玉敬将杯子放到桌上,面带讥讽地说道:“要不是那位大人物发话要活的,我直接一个个弄死你们,还用得着下药,在这听你们废话?”

    “陈玉敬!你如此放肆,我父亲绝对饶不了你。”宋惜君明白了这是周陈二人做的手脚,脸气得通红。这两人都出自宋家,更是她父亲看重的人,所以此次才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“别拿你爹来压我,哼哼。”陈玉敬冷笑了一声,“再过几天,嘉平城中还有没有宋嘉德这个人怕是得两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,我父亲待你们二人不薄,你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……”陈玉敬的话让宋惜君心里惊愕不已,女孩质问着对方,突然又想到他刚才话里提到的“大人物”一词,脸色不由得一变:“姚建攀?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都说胸大无脑,看来这个说法到了你这就不对了。”周远站起身,朝宋惜君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悠,迪蜂!”丁修小声地提醒沈悠道,示意她用迪蜂去偷袭周远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指动不了……”沈悠躺在顾北陌旁边,一脸苦色,“好气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下麻烦了。”丁修见沈悠没办法用上迪蜂,只得在心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周远已经走到宋惜君面前,他刚看到丁修有跟旁边的小姑娘说着什么,走过去朝着丁修就是一脚,“刚才你在逼逼什么?老子先前还以为你们三个是宋嘉德请来的厉害人物,也不过如此嘛,早知道的话,就让陈玉敬直接动手了,还省了这下药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丁修的身体无法动弹,也就无法闪躲,周远一脚踹在他后背上,周围的人只听到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。”丁修心中的怒意已经接近爆棚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像这样吗?”周远掏出枪来,朝着离得最近的一名车队队员二话不说就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呯!”

    枪声响过,那名先前就倒在地上的人身上瞬间就多了一个血窟窿。子弹击中的是他的肺部,它穿过胸部皮肤、肋骨,最后击穿胸腔。

    仿佛有把刀子在胸腹中不停地切割一样,那名车队成员只觉得剧痛袭来的同时,自己的胸口也开始发闷,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子弹让他的肺叶组织受损,血管破裂后血液渗出导致血气胸。血液很快就将肺部灌满,直至呼吸窘迫,最后就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“远哥,杀得好。”陈玉敬也走了过来,站到中弹的那人面前,望着他痛苦的神色,自己一脸快意:“曹建平,现在后悔了吗?让你跟着老子坐享富贵你不干,看看他们几个,回去之后哪个不得官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陈玉敬朝身后站着的四名车队成员一指,那些人纷纷谄媚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远,陈玉敬!我们宋家何曾亏待过你们,姚建攀究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,让你们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?”周远抬手间就杀了一人,宋惜君又惊又惧,这两人背叛东主的行径也让她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“刚还夸你不是胸大无脑之人,这会怎么就突然犯起糊涂来了。”周远一脸戏谑的神色,“你父亲只给了我一个管事的职位,可姚议员他……给的可是你父亲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宋惜君一瞬间惊得花容失色,“这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陈玉敬。”周远朝同伴喊道。

    “远哥,您说。”陈玉敬的态度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你下的药能管多久?”周远问道。

    “个把小时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陈玉敬说道:“下多了怕宋小姐的身体扛不住,都安排的普通人的剂量。”

    “个把小时吗?哈哈,那我就跟宋小姐多聊几句。”周远的笑容有些狰狞,脸色甚是得意,那种下人翻身踩主人的快意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陈玉敬指着地上那些车队成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杀了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趁着周远转头吩咐陈玉敬的时候,丁修悄悄地对宋惜君说道:“你跟他拖会时间,我有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他侧躺在宋惜君身旁,两人的脸挨得很近。

    丁修的嘴巴正好凑在她的耳边,所以刚才的耳语并没被周远看到。

    宋惜君眼睛一亮,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身陷死局,但丁修的话给了她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别杀他们,他们是无辜的。”宋惜君看到陈玉敬已经叫人把其他车队成员拖到一边,准备挨个杀死,她急忙喊道,想要制止他。

    那些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人都知道自己死期将近,他们有些向陈玉敬告饶,有的则开始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嘿嘿,无辜的?”陈玉敬阴恻恻地笑道:“在站错了队的那一刻,他们就已经死有余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宋惜君看到陈玉敬手里的枪口喷吐出火光,她愤怒地喊着,但声音中充满了无力感,而且瞬间就被枪声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宋惜君红了眼眶,她从小虽是锦衣玉食,但教养很好,待人亲和不说,而且心地非常善良。那些在枪声中失去了生息的人都是宋家安全卫队的成员,他们没和周远以及陈玉敬二人同流合污,却因此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枪声就像剜在宋惜君胸口的刀子一样,让她难受得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单方面的屠杀只持续了片刻,刚才躺在地上的那十几个鲜活的生命已经全都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眼泪已经模糊了宋惜君的眼眶,她哽咽着,突然感觉到身下有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女孩瞬间明白了过来,那是丁修的手指。

    丁修的手指能动了!

    这一刻她的心里又充满了惊喜。

    “丁修说他有办法,他真的有办法!”宋惜君看到了生机,立刻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神来,“我要为他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陈玉敬的药效果非常好,只不过他低估了丁修的能力。

    丁修的身体被晶核中的能量强化过,对这类麻痹性药品的抵抗能力要比普通人强得多。

    陈玉敬在下药的时候是以宋惜君身体标准定的剂量,所以药效对于普通人的限制时间放到丁修身上会短得多。

    丁修的身体正在逐渐从药物限制中开始恢复,最开始是手指,接下来便是手臂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呢?”陈玉敬突然又朝周远问道。

    “姚议员只需要宋小姐一个人。”周远瞥了丁修三人一眼,目光就像在看三具尸体一样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bbs.baby169.net